曲靖市本土乡村旅游门户网—五牛乡村旅游网

抗战烽火中的沾益机场

2017-10-19 15:41:47|来源:五牛乡村旅游网|查看:

沾益机场于1938年兴建,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产物,并在抗日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沾益机场初期是飞行员的训练机场,滇缅公路被切断后,沾益飞机场便成为"驼峰航线"运输中的重要中转站。大量的军用物资和军队兵员被空运到沾益,再中转运到其他地方。1943年3月11日,成立的由陈纳德指挥的美国第14航空队(即飞虎队)入驻沾益机场,由此沾益机场成为中国重要的军事基地和轰炸机场。

1.jpg

现在的沾益机场

2.jpg

机场入口

 沾益飞机场建成初期,是供飞行员飞行训练用的教练机场。1942年4月,缅甸失守,中国大西南陆上唯一的国际公路运输交通线——滇缅公路运输线被日本侵略者切断后,外援物资无法运到中国。为了抗日救国,转运抗日战争物资到全国各地的需要,就将沾益飞机场,扩建成可以起飞和降落大型军用运输机和大型轰炸机的军事专用机场。飞机场跑道两侧有用泥土夯筑修建成停放飞机的马蹄形停机圈(库),老百姓把马蹄形机库俗称叫“鸡(机)窝”(现已毁成平地)。飞机场所需各项设施和配套设备等,在扩建工程中基本配备完善,沾益飞机场是一应俱全。

 

3.jpg

飞虎队员在沾益

 沾益飞机场在1943年3月11日,迎来了由陈纳德组建成立并指挥的美国第14航空队——“飞虎队”,此美名是云南民众给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他们的誉称:“飞虎”是美国飞行员用不同颜色的油漆,把飞机头部涂画成日本人历来最为胆寒畏惧,见之心惊胆战,恐慌害怕的,啮牙咧嘴的鲨鱼头形像。云南民众没有见过鲨鱼,看着美国飞机头上那啮牙咧嘴的动物头形像,极其像云南人所熟习的老虎头模样,它并且是在天上飞行,所以云南的人们就称它叫“飞虎”。美国航空队员们在对日作战的一年时间里,就击落日本飞机286架。因为是飞行航空大队飞行员们驾驶的“飞虎”战机创造的辉煌战果,云南民众就誉称他们为“飞虎队”,陈纳德获得了“飞虎将军”的美称。飞虎队入驻沾益飞机场后,沾益飞机场就成为军事基地,变得繁忙且重要了。

 

4.jpg

      云南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一次陈纳德驱车视察机场,沿途多次看到一个农村女人像放羊一样看管着一大群孩子。陈纳德很好奇,就停车上前询问,因为他不相信一个中国女人可以生这么多的孩子。结果回答使这位美国将军深受感动,“大人都去修机场了,孩子没人照顾……”
 

 

5.jpg

 

6.jpg

         陈纳德将军(1893-1958)

 

7.jpg

 

陈纳德将军和夫人陈香梅女士与朋友在一起。

    沾益飞机场驻进了美国“飞虎队”之后,沾益飞机场便成为抗日战争的生命运输线——驼峰航线的重要枢纽,航空运输中途上的重要中转转运站:这条被叫作“驼峰航线”的飞行起飞地,是从印度阿萨姆地区的德钦机场起飞后,先是在中印间属于喜马拉雅山系的群山之间穿行,进入云南后,又被20000到 24000英尺高的横断山脉阻拦。由于受当时运输飞机性能的限制,运输飞机不能高飞,运输飞机只能在崇山峻岭的山峰与山峰之间的峡谷缝隙中穿梭飞行。那些绵延起伏,高低错落的山峰,其形状酷似骆驼背上的驼峰,故而运输机飞行员们将这条穿山越岭飞行的航线称之为“驼峰航线”。因为这条“驼峰航线” 途径高山雪峰、峡谷冰川和热带丛林、寒带原始森林、以及日军占领区。加之这一地区气候十分恶劣,强气流、低气压和冰雹、霜冻,使运输机飞机在飞行途中随时面临坠毁及撞山,和被日寇战斗机击落的危险,故而使得“驼峰航线”上的运输机飞机失事坠毁率很高,因此运输机飞行员们又称这条“驼峰航线”为“死亡航线”。后续运输机飞行员们沿着“驼峰航线”下的山谷中,散落有战友运输机飞机残骸碎片的反光就能飞行到目的地,所以运输机飞行员们以此,给这条山谷取了个金属般冰冷残酷的名字叫“铝谷”。陈纳德的第14航空队有两个轰炸机和两个驱逐机大队共120多架飞机驻守沾益飞机场,大量的抗日救亡战争物资和军队,以及其他相关人员被空运到沾益飞机场,再中转运到全国各地投入到抗日战争中,打击消灭日本侵略者。沾益飞机场成为抗日战争时期的重要军事基地。   

8.jpg

   沾益飞机场驻扎的3个中国空军美国航空援华志愿队的轰炸机大队,在1944年8月的一天,“飞虎队”奉命去轰炸日本停放在越南河内嘉林机场(现升级为国际机场)的300多架飞机。3个轰炸机大队出色的完成了任务,一举将日本侵略者停放在越南河内嘉林机场,用于攻击中国的300多架日本飞机全部炸毁掉,给日本侵略者以沉重打击。

9.jpg

  沾益飞机场因此也成为日本侵略者狂轰滥炸的报复攻击重要目标。1944年秋的一天,日本侵略者为了报复炸毁他在越南河内嘉林机场的300多架飞机之仇,出动飞机向防空力量薄弱的沾益飞机场袭来。沾益城内居民听到警报后,纷纷从东门、北门向郊外疏散。日军飞机肆无忌惮的降低飞行高度,在沾益飞机场上空盘旋侦察,并用机枪扫射,肆意攻击杀戮。这时,一架中国欧亚航空公司的邮政飞机正向沾益机场飞来,被日本飞机发现。日本飞机向这架没有任何防卫能力的中国邮政飞机发起攻击,邮政飞机上的飞行员(俄国人)被打死,副飞行员接掌方向舵降落机场。不料油箱被日本飞机炮弹击中爆炸,顿时黑烟升腾,火光冲天,中国邮政飞机上的9人全部当场死亡。一天晚上,日机又来袭击沾益机场,向跑道投掷数十枚重型炸弹后飞走。一星期后,日机再次偷袭沾益机场,向机场投掷数百枚炸弹,给整个沾益飞机场造成了很大面积的破坏,使得修复沾益飞机场和飞机跑道增加了很大难度。

10.jpg

2015年9月部分飞虎队老兵回到云南追忆当年他们战斗过的地方。
 

  沾益飞机场在二战时期属于抗日战争的大后方,国际援助中国的很多抗日战争物资,空运到沾益飞机场后,再中转运输到全国各地的抗日战场。一些国际友人,国内政要人员等,大多都乘坐飞机到达沾益飞机场后,再转道奔赴各自的目的地。1944年9月的一天,蒋介石专程亲自到沾益飞机场视察。那时的沾益县,因有沾益飞机场而使得“沾益”一名,名扬世界。
  沾益飞机场在七、八十年代时期,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飞行员驾驶飞机的训练场,曲靖城中还有个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航空学校(空军第十航校),航校校址现仍然在,沾益飞机场目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备用机场。
 


【以上图文来自网络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克莱尔·李·陈纳德(ClaireLeeChennault)】美国空军中将,抗战时期美国援华空军飞虎队队长。1893年9月6日生于美国得克萨斯州康麦斯,1911年,在路易斯安那州州立师范学院毕业,担任乡间教师。1919年从飞行学校毕业,1923年,被派往夏威夷,负责指挥第19战斗机中队。在那里陈纳德编写了《战斗机飞行技巧手册》。 1936年1月,中国空军毛邦初上校邀请他到杭州笕桥的中央航空学校担任飞行教官,1936年6月3日,宋美龄任命他为中国空军顾问,帮助建立中国空军。在洛阳考察航空学校时,卢沟桥事变发生,抗日战争爆发,他当即表示:“如有需要,愿意尽力为中国服务。”后赴南昌,被指派指导该地战斗机队的最后作战训练。
 

    1947年,陈纳德与中国女记者陈香梅结婚。1948年后,蒋介石军队在内战中节节失利,陈纳德的民航空运队又帮助蒋介石空运军队、给养。1949年,陈纳德的回忆录《一个战士的道路》在纽约出版。1950年6月,空运队改组为控股公司,陈纳德任公司董事长。1958年7月15日,艾森豪威尔总统要求国会晋升陈纳德为中将。18日,美国国会通过晋升他为空军中将的法案。7月27日,陈纳德因病在华盛顿去世,终年67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门图片

公司地址: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东星小区南路一组团7-602室

联系电话:13887190451 0874-3368682

五牛乡村旅游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15005429号

滇公网安备 53030202000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