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市本土乡村旅游门户网—五牛乡村旅游网

千古奇人徐霞客 探明南方最大水系珠江源出自曲靖

2016-02-04 16:26:00|来源:五牛乡村旅游网|查看:



徐霞客的云南情结
 
        几年前,徐霞客老家江苏省江阴市的记者来到昆明,看到西山脚下有个徐霞客纪念馆,纪念馆旁还有个徐霞客小学,真是喜出望外,感动不已。几年之后,就有了江阴和昆明合办“徐霞客国际旅游节”的举措。
 
        徐霞客跋山涉水30余载,留下了40多万字的游记,其中40%写的是云南。云南成为徐霞客除家乡以外生活时间最长的省,也是《徐霞客游记》记录最多的省。整整十三卷《滇游日记》,是徐霞客留给云南的一笔丰厚的文化遗产。据统计,在徐霞客所记录的云南自然景观中,已有50多处被辟为旅游景点。
 
         徐霞客的云南行经过多年筹划,历尽千辛万古,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他首次完整地考察并记录了在中国南方和西南连续分布的喀斯特地貌;他对云南境内六大江河进行了考察,确定金沙江为长江的上源,否定了经书上所谓“岷山导江”的说法;他大量考察了云南境内散布的高原湖泊和坝子;他探究了我国纬度最低的现代冰川和遍布云南的地热资源及国内罕见的腾冲火山群;他广泛记录研究了云南低纬度高原气候类型和天气系统;他广泛涉猎了云南典型的动植物地理区系及分布规律。当然,这都是从地理学的角度说的,在民族人文方面,徐霞客也有很大的建树,我们在后面还将提到。
 
        徐霞客的出行是在云南结束的。他最后在鸡足山一病不起,由云南人送回江阴老家,次年即逝世,年仅56岁。徐霞客把生命中最后也是最宝贵、最光彩、最成熟的两年奉献给了云南,而丰富多姿的云南山河也最后成就了徐霞客忘我献身的地理考察事业,让徐霞客攀上了当时世界地理学的顶峰,成为近代地理科学的先驱。徐霞客逝世前自豪地说:“张赛凿空,未睹昆仑;唐玄藏、元耶律楚材衔人之命,乃得西游。吾以老布衣,孤笨双展,穷河沙、上昆仑、历西域,题名绝国,与三人而为四,死不恨矣!”
        徐霞客叫响了云南,云南也赋予了徐霞客生命的意义。
 
87天写了什么?
 
            捧读徐霞客的十三卷《滇游日记》,让人遗憾不已的是,其中首卷只收录了徐霞客的几篇短文,而徐霞客于公元1638年即明崇祯十一年五月初十由黔入滇之后最初八十七天的日记全都失传了。
 
首卷《滇游日记》怎么了?
 
           查了不少资料,众说纷纭。比较靠得住的说法是,徐霞客返乡后卧病不起,托附家中塾师、好友季梦良整理自己的出游日记。几经周折,季梦良遍搜散稿,精心编辑,并按游历之地分集,在徐霞客去世近两年后抄录成书。
 
          但是,正如徐霞客早就预感到的那样,他死后不久,大祸降临,清兵入关,国破家亡。季梦良的族人季扬之跑到徐霞客侄子徐亮工家里避难,到塾馆拜访季梦良,见《滇游日记》首册,爱不释手,借去阅读。不料两天之后,一说是清兵屠城,一说是“奴变”盗起,徐亮工全家被杀,宅院被烧,《滇游日记》卷一也付之一炬。季梦良闻讯痛心不已,称“此册正入滇之始,奇遇胜游,多在其中,甚不可缺”,“遭其残缺,亦劫数也!”(见《徐霞客游记 ·注》)


 
 
         后季梦良手中的《徐霞客游记》也被“抢散”,但他听说宜兴人曹骏甫曾从徐氏家人手里收集《游记》,准备刊刻成书,而这个曹骏甫的《游记》中还保存有《滇游日记》卷一,且已誊录完毕。季梦良为此高兴不已,曰:“今其集必全”,“失而复得,危矣哉!幸矣哉!”
 
          后来徐霞客的“出家”儿子李寄得知此事,跑到宜兴去找曹骏甫,但曹骏甫已过世。后来李寄又从另一个宜兴人史夏隆那里找到了一套《游记》抄本。他对几个版本进行精心对照整理,悉心编成现在流传的《徐霞客游记》。
 
        据说史本《游记》就是曹本《游记》,其中也确实有《滇游日记》卷一,但其中只有太华山、颜洞等几篇小记而已,徐霞客入滇之初的87天日记仍不可得。对此,后人推测不少:一是曹氏所得《游记》本来就缺了这一块;二是曹氏认为《滇游日记卷一》的行程在《盘江考》中已经提到,便把日记全都删了。“文章缺陷,信乎有数存焉,为之浩叹”。
 
         但愿有一天,这本徐霞客“入滇之始,奇遇胜游,多在其中,甚不可缺”的《滇游日记》卷一会突然出现,让我们得一睹芳容,喜出望外!
 
徐霞客到过石林吗?
 
         在《滇游日记》卷一之前,徐霞客的《黔游日记》记到贵州的亦资孔为止,接着就进入滇东门户胜境关了。此后87天的行程日记佚失,但从《游记》其他部分透露的信息,仍可大致看出一些眉目来:徐霞客于1638年的农历五月初十进入云南,过平夷卫(今富源县)到交水(即今天的沾益),住在本地富豪龚起潜家。后乘船沿南盘江南下,先后到了曲靖府、越州卫(今曲靖市越州),经石堡温泉进入陆凉州(今陆凉县)。


 
 
         后来徐霞客又到了嵩明州(今嵩明县)南部的杨林,然后抵达云南府城(今昆明市),游了太华山,写下《游太华山记》和《滇中花木记》,然后从滇池东岸往南经呈贡、晋宁、江川到通海秀山,再往南到临安府(今建水县),考察泸江之源。同年七月十五到石屏,八月初一游颜洞,写下《游颜洞记》,再往东到阿迷州(今开远市),然后转而向北,经弥勒州(今弥勒县)到广西府(今泸西县),途中又写下《随笔二则》。
 
         这里有一段空白,即从陆良到嵩明的一段路程,竟无信息可查。而这段路的中心,就是当年陆凉州西部的石门,即今天的乃古石林。有学者认为,徐霞客肯定走过石林,考察过这块典型的溶岩地貌。“根据徐霞客常取间道,尽量不走重复路线的习惯,很可能从陆凉往西到了石林,再从石林北达嵩明县南境。石林在陆凉县西不远,正当交通大道上,早在元代即有记载,称为石门。霞客游石林的条件完全具备”(《徐霞客游记·注》)。
 
         不过,石林溶岩峰林地貌天下第一,而徐霞客西南之行,溶岩地貌是他考察的一个重点,果真得见,必然印象深刻。但后来徐霞客多次谈到溶岩地貌,都没提到 “石门”。在《滇游日记二》中,徐霞客总结南方各省的溶岩地貌时说:“粤西(广西)之山,有纯石者,有间石者,各自分行独挺,不相混杂。滇南之山,皆土峰缭绕,间有缀石,亦十不一二,故环洼为多。黔南之山,则界于二者之间,独以逼耸见奇。”
 
        ——真到过石林,大概徐霞客就不会说“滇南之山皆土峰缭绕”了吧?
 
《盘江考》的得与失
 
        徐霞客西南之行的一大目的是追溯江源,他最大的成功是否定了经书上所谓“岷山导江”之说,以亲身经历考定金沙江才是长江的上源。现代的一位伟人称徐霞客能够坚持实地考察,敢于纠正经书,否定权威,说明“实践出真知”。
 
        徐霞客还立志“躬睹南盘源”,可以说,他的滇东、滇南之行为的就是探究盘江源流。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徐霞客的结论却出了不少问题。这当然不能苛求于前人,但其中的故事或教训却值得一提。
 
        珠江源于何处?我国最早的地理著作《山海经》中没有说,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只提到“温水”,即今天的南盘江,也没说起源。南盘江是否为珠江源头历来就有争论。明人普遍认为珠江源头在今富源县附近的火烧铺和明月所。徐霞客入滇,正好走过火烧铺,否定了此说,认为此处起源的仅是盘江支流,而非珠江发源地。徐霞客溯江而上,到了沾益,住进龚起潜家。本来徐霞客还要北上追溯盘江源,龚起潜认为盘江源不可能在沾益,反复劝说徐霞客不必白费力气。徐霞客信了龚起潜,于是改而顺江南下,试图弄清盘江的流向。两个月之后,徐霞客考察滇南归来,似乎对盘江源仍无信心,再次回到沾益,入住龚起潜家,仍想北上探源。这回龚起潜仍然大谈盘江源不在沾益,且“凿凿可据”,徐霞客不得不信。于是起程再次赶往昆明。


 
 
        徐霞客放弃从沾益北行,使其珠江探源行功亏一篑。虽然他到昆明以后,想来想去,仍觉得盘江之源应在沾益以北,在《盘江考》中写下“南盘之源,北自炎方、交水、曲靖之东”,划了个大范围,把沾益以北的“炎方”也算了进去。这个“炎方”就在马雄山下,而马雄山南、北正是南、北盘江的发源之地,这是徐霞客的一大功绩。但在《盘江考》中,徐霞客认为南、北盘江并非发源于同一座山,把北盘江的发源地定到了杨林海子,都是失误。如果没有龚起潜的两次误导,徐霞客得以按计划从沾益北行七八十公里,探得盘江之源,且不幸哉!(来源于曲靖搜房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热门图片

公司地址: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东星小区南路一组团7-602室

联系电话:13887190451 0874-3368682

五牛乡村旅游网 版权所有 滇ICP备15005429号

滇公网安备 53030202000176号